周大宝

一只靠谱的小姨妈

直到遇见你们

(本文写于2013年4月)

我在徐州念了两年半的大学 在临近毕业的那个半年里 来了南京 
  我像个二逼似的雄赳赳气昂昂地想要在省城落地生根成家立业 可是看似文艺的南京却像当年的倭寇一样狠狠地给了我一记“三光政策” 工资花光 梦想忘光 青春输光 
  其实我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南京在做 而是我自己在臆想 
   
  谢谢蓝儿用心组织的这场观影 
  我是有多想要跟你们分享我的青春 我的记忆 
   
  在那座城市里念了大学 就可以称之为第二故乡了吧 至少我是这样挂念它的 
  一座城市让你停留 里面一定有你所爱 
   
  好比徐州的原来园 铁桥洞 铁轨地下道 矿南菜市场 公车站台 易初爱莲 南湖边的垂柳 云龙湖边的苏公塔 夜幕下的羊肉汤 这些都是在我心里南京永远比不及徐州的地方 因为南京没有那些老朋友 所以没有那份记忆 
   
  我离开了徐州 以为从此再也没有青春 我的青春 在那座每天检查内务定时封楼的宿舍里 我的青春 在那间浴室旁边四块钱一小时的桌球室 我的青春 在那片踩着厚厚的积雪写满名字的屋顶 我的青春 在那座冬季礼拜的小镇教堂 我的青春 在那个有烧茄子和羊肉汤的路旁 我的青春 在那个有多啦A梦和拉登的格子铺 我的青春 在灯影婆娑深秋的城墙上 我的青春 在那座玫瑰盛开的钟鼓楼下 我的青春 在那个挂着辣椒干的铁道口 我的青春 在那座微风拂面的解忧桥上 
   
  梦回千百次的不是故乡 却是忧伤 如果真的可以忘记忧伤 我宁愿长坐桥头 守花开花落 北雁南飞 
   
  青春没有忧伤 只因快乐太过放肆 挤出了忧伤的愁眉 越是放肆的欢乐越害怕相聚的短暂 离别的苦痛 也许三毛是对的 宁愿选择怒放 也不要苟活 
  gala 赤子之心 唱得很洒脱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每当子夜与清灯静默共存 总想写字 每当记忆与心思爬满纸上 却总有忧伤 
   
  我离开了徐州 从此再也写不出爱情 这东西好比时间 已被肢解得支离破碎 面目全非 我相信爱情和青春一样一直都在 只是被太多的 呵呵 压得透不过气 抬不起头 偶尔只能勉强伸出愤怒的中指向这个荒诞的世界宣告它的存在并且不容被遗忘 
   
  我离开了徐州 以为从此再也没有青春 直到某个美丽的夜晚 遇上惊艳了时光的你们 温柔了岁月的你们 眼前的世界重新温柔了起来 
  就像汤汤说的 那些对着屏幕的心灵交流 面对那些温言暖语总觉得有说不出的浪漫 
  依旧相信爱情 相信这美丽的青春流年 一直在身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