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宝

一只靠谱的小姨妈

奈何汤

我早些年乃江南第一绣坊掌柜周奈何,熟识些的友伴常唤我作奈何姑娘。
康熙四十六年,我遇上了来世今生再无法相忘的人。
这位公子临行前留给我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是为定情之物,与我于小镇黄泉路口忘川河畔道别。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蹒跚行至桥头,公子含泪松开了我的手,策马扬鞭疾驰而去。



自此一别,我便再也没了公子的消息,从此日日依桥而盼,相望不及。
而后,我亲手绣了一只荷包,将那定情之物藏入荷包贴身不离,仅以此寄托相思,珍惜以盼。
相思的日子犹是漫长,我独自等待了十五年。日日看着行人从桥上走过,却从未见到过有人从桥上归乡。想是外面的富贵荣华与花红柳绿同这镇子里是大不一样的,离去的人便再也不记得归乡的路。
这十五年,我仿佛是经历了五十年。只盼那公子归来看上我一眼,却只盼来柳絮纷飞,落英朵朵。



康熙六十一年,听闻康熙皇帝殁了。雍正皇帝继位登基。
直到那个倾盆大雨的午后,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年与我许下定情,日思夜想的公子竟就是当朝天子。
公子已不再是当年的公子,而我却依旧是当年的奈何。
公子此次微服下江南,小憩便成了小住。此刻从公子口中才得知,这定情的珠子是当年西域进贡的宝珠,据说入土可发芽,三十年一发芽,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所开之花唯有花,没有叶,称为彼岸花,所结之果顺血通脉,使人聪慧通达记忆古今,称为三生果。



公子欲携我回京进宫,我不愿踏入深宫争名夺利,却独喜这烟雨江南,朦胧一世。公子知我心,不再强求,应再来相会,我心甚慰。
殊不知这一别,竟是杳无音讯。
捧着这晶莹剔透的珠子,想着它三十年一轮回的命运,暗自叹息人生能有几多三十年,待它开花结果,不知尚有命呼?更何来记忆三生、永不相望?



君住紫禁城,我住烟雨乡。君不见,春雨冬雪皆甘露,灌溉我心唯痴情。君不见,夏暑秋凉皆皆相思,纷扰我心多忧虑。
我将那颗珠子种了下去,遂常住于忘川河畔桥边,终日施肥浇水,悉心照料,天长日久,不觉间已将心底对公子的思念之情融于水、埋于土,灌溉于这株三生草。



再一次与公子相见,时为雍正十年。
公子已略现斑白,而我依旧是当年的奈何。
公子诧异,问及我是何永葆芳化,我只言是公子当年赠予的定情珠有神效,自那一年起,便不再增长年岁、不见衰老。
此时与公子相依,我已觉公子心力交瘁,疲惫甚深、恐精神不济矣。又念及此生未得相守,唯吾避于江南烟雨之地养生延年,心下愧疚。遂暗自拜三生草为花神,只求今生能见公子最后一面,伴他走完最后一程,了结此一生情缘。



别后两年,三生草得二十七年寄托情意,十二年悉心灌溉,竟是未及发芽就开出了一朵盛艳的彼岸花。又是一岁,花落于泥,竟结出九颗娇嫩欲滴的三生果。
我心下暗道不好,三道盛衰轮回竟是如此匆匆结果,怕是要有大祸惊世。



雍正十三年,公子带着我一生的相思记挂而去。是年数日,悲叹,我将这九颗三生果撒入忘川河,河水霎时映摄出万丈霞光,炫彩照人。
从此,我便束发披衣,手捧木兰花碗,日夜守在河畔桥边,只盼公子从桥上走过,与君共饮一瓢忘川水,同忆三生因果,不忘今生情缘。
就这样不知等了多少年,日子久了,当年镇上的人已渐渐老去亡故,唯独那年那场惊天动地的霞光照河之事成了佳话神谕,每一个从桥上走过的人都要从这忘川河里取一瓢饮,传曰可延年养生,殊不知实因三生果得了通灵,只忆美好不记恨,人人得而乐之,故神清气爽便觉延年。
时过境迁,等了一年又一年,十年又十年,三生果与河底生根又发芽、开花又结果,不知已有几番轮回,忘川河里浮满了晶莹的三生果,随河水流向四方,我却终不见公子从桥上走过。
年岁久了、我便已化身为石,被称为三生石,多年守望的石桥被称为奈何桥,而木兰花碗中的那一瓢饮便被称为奈何汤。



这便是我想说的,奈何汤与孟婆汤之不同:欲品奈何汤,奈何桥上待君栖。孟婆汤乃历尽人生苦难的高龄欧巴桑含泪所熬,乃失忆汤;奈何汤乃寄世间万物于浪漫的妙龄少女抿笑而煮,乃回忆汤。孟婆汤令君忘却今生所有,奈何汤令君回忆今生所爱。



为何我盼君盼到化身为石都始终未能盼到公子从桥上走过?后经翻阅天朝剧本,仔细琢磨之后才得知,原来公子一直被困于宫中,时而防止老八以温文尔雅夺若曦、时而施展脚踩卵石,以”脚疼而心则不疼”哄晴川,时而又为甄嬛抱患于内,公子实在忙得不可开交,又何来有空远赴江南从我的桥上走过,去饮那一瓢百年之饮呢、、、



仅由这一碗绿豆冰糖西米露信口编扯出些许故事,如有巧合,纯属见鬼。

评论

热度(3)